<optgroup id="ogma0"></optgroup>
<center id="ogma0"><small id="ogma0"></small></center>
<noscript id="ogma0"><div id="ogma0"></div></noscript>
<optgroup id="ogma0"><small id="ogma0"></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ogma0"><small id="ogma0"></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ogma0"></optgroup>
<code id="ogma0"></code>
<code id="ogma0"></code> <option id="ogma0"><div id="ogma0"></div></option>

普洱茶產地與鄂爾泰有關

作者:佚名   編輯:梁權   瀏覽次數:313 次   發布時間:2018-09-05 22:10:05   打印本文

 普洱茶究竟產于何地,世人眾說紛紜。但是大家一致公認的是,普洱茶是因為普洱府而得名,所以一致認為普洱府是普洱茶產地。

  說到普洱府和普洱茶就不得不提到一個人,他就是鄂爾泰,滿族子弟,大抵屬于雍正皇帝的堂兄弟或者侄兒子一類的。曾任內務府員外郎的鄂爾泰偶有公事到雍親王府第走動,皇四子胤禎想與鄂爾泰套近乎。鄂爾泰是個聰明人,皇帝的一窩兒子正在明爭暗斗,還不知道最后鹿死誰手,他深知這個時候萬不可隨便確定立場,所以并不同胤鄂爾泰禎多加往來。皇四子胤禎最終當了皇帝,也就是雍正帝,而鄂爾泰和雍正的關系也沒有得到進一步的發展。雍正三年八月二十五日,鄂爾泰由江蘇布政使升為廣西巡撫。到廣西沒幾天,十月底又接到調任云南巡撫的公文。前面說過,鄂爾泰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雍正并不是疑心他在政治上有何圖謀或是心存二心,只是雍正覺得自己性格內向,加之先前的拉攏不成,便認為他心機很重。雖然雍正登基后曾對鄂爾泰說過這樣一句話:“汝為郎官拒皇子,其執法甚堅。”但是,鄂爾泰畢竟不是一個會討皇帝歡心的人,雍正估計也委實不愿意把這樣一個人留在身邊。因此,鄂爾泰就這樣來到了云南。到了云南的鄂爾泰,一想到不用每天待在皇帝身邊小心翼翼看皇帝臉色過日子,就覺得心情舒暢。沒有心理負擔的鄂爾泰躊躇滿志,他預感自己的事業將在云南升騰。

  鄂爾泰剛到云南沒多久,云貴總督高其倬剛剛調任浙閩總督。說起這個高其倬也算是個傳奇。三年前他在奏疏中竟然誤將大將軍、王與皇上并寫,因此被“革職留任”。說他傳奇就是他犯了如此大忌竟然還能夠復出,并且到沿海繼續任要職。其實鄂爾泰心里很明白,高其倬雖然有點馬虎,但是在大事兒上倒是不糊涂。高其知道雍正帝在想什么,所以他這兩年就關注一件事兒:改土歸流,共遵王化。鄂爾泰知道要想在云南做出點成績就得這么辦。鄂爾泰的好運很快就來了。第二年的春天,云貴總督楊名時上報的機密文件不知道為什么會錯放到一般公文夾子,結果被暫停職務,鄂爾泰因此開始主持總督府工作。二月二十四日,鄂爾泰奏請改土歸流。奏折驚得眾大臣目瞪口呆,大家紛紛議論鄂爾泰一上任就有如此大的動靜。然而只有一個人不動聲色,這人就是雍正帝。聰明的鄂爾泰吃準了雍正帝的心思。同年四月,他又再次奏請將四川東川府改隸云南,并且早點動手收拾烏蒙土司,以除后患。九月十九日,鄂爾泰再次奏請改土歸流之事,曰:“改土歸流,為滇黔第一要務。”鄂爾泰又一次贏得了雍正帝的賞識,不久,鄂爾泰就成了名副其實的云貴總督,加兵部尚書銜。在做出一定的成績后,鄂爾泰專題向雍正帝匯報了在茶區進行改土歸流的打算。

  云南茶區原為少數民族聚居地,明末清初時期,漢族陸續從內地遷來,從事商業、加工業、農業和采茶等生產活動。土司世襲屬于奴隸制度的殘余,土司對土地和茶山的占有阻礙了封建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因而西雙版納茶區土司制度的改革一直都是鄂爾泰的一塊心病。改土歸流的最大障礙就是在茶區的各個少數民族之間文化背景存在著很大的差異。西雙版納與烏蒙、東川不一樣,滇東北地區漢代時內地文化已經大規模傳入,道家、儒家思想從某種程度上說已經占據了主流地位。然而就那茶山,針扎不進,水潑不開,成了龍潭虎穴。那年,石屏袁家山人袁潤追隨許名臣和元江土司那嵩反清,失敗后躲進六茶山,十幾年都不脫明裝,還不時有反清復明的詩傳出來。

  在歷史上,安南(今天的越南)一直都需要云南茶葉。明代時云南臨安(建水縣)、開化(文山縣)、廣南府一帶屯軍的漢人后代經常往返茶山販茶。在土司制度下,土地、茶山、山林全歸土司所有,漢人商販經營茶葉極其困難。內地文化進入瀾滄江以東的茶區已經有60多年了,茶區人口成分已經發生變化,文化也呈多元結構,特別是漢文化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在此扎下了根。鄂爾泰知道不能依靠鎮沅府模式和簡單地宣布實施改土歸流,他需要一個時機。因為如果江內不搞,坐失良機;江外搞急了,適得其反,夷人和領土有可能流失國外,那就釀成了罪過。機會又一次眷顧鄂爾泰。清雍正六年春,幾個江西籍茶商至莽枝山販茶,吃住都在當地少數民族麻布朋家。不料茶商竟然和女主人有了糾纏不清的關系,麻布朋一怒之下將茶商和老婆一同殺死,并將人頭掛在牛滾塘邊的大樹上。按照平時,像這樣的事發生在少數民族之間是極為常見的,根本不會有人告官。但問題就出在了莽枝屬于橄欖壩,而橄欖壩土司刀正彥是車里宣慰刀金寶的叔父,是西雙版納境內力量較強的召勐。搞垮了刀正彥,就可以威懾傣區,在江內實現改設流官的目的。朝廷借題發揮,認定了麻布朋殺死茶商與刀正彥有關系。鄂爾泰派兵進入孟養并且深入攸樂、莽枝等各族山寨逮捕麻布朋、刀正彥。麻布朋得知消息后,發動了莽枝、倚邦、曼丫、曼五一帶各族人民起來反抗;刀正彥發動了攸樂山、橄欖壩各族群眾配合麻布朋抗爭。

  于是,一場少數民族對抗清廷的血雨腥風之戰開始了。戰爭持續了半年后,清軍大規模進剿,大肆搜捕,瘋狂搶掠,搗毀四十多個村寨,反抗武裝被擊散,麻布朋被俘。刀正彥退到瀾滄江外,后來在勐臘被捉。刀正彥、麻布朋被一并押解到昆明并以“反叛”罪名處死。各地參戰的土酋都受到了褒獎。此時的鄂爾泰成了朝廷的紅人,雍正帝命鄂爾泰為云、貴、桂三省總督,管轄一切軍民事務。朝廷將車里宣慰管轄瀾滄江以東的思茅、普騰、勐烏、烏德、整董、橄欖壩等六版納分出,設普洱府,車里宣慰司也隸屬普洱府,仍管轄瀾滄江以西六版納。后來普洱府領三廳、一縣、一宣慰司。原鎮沅府所屬的威遠廳、原元江府所屬的他郎廳和移駐通判而成立的思茅廳統統劃歸普洱府治,寧洱當然是府縣同城了,不敢動土的江外地區,仍由車里宣慰司按舊俗治理。為就近控制茶山和監視江外動靜,朝廷還在攸樂設同知和布汛。清代普洱府命名前,唐南詔時期稱其為“步日睒”,宋大理時期稱“步日部”,元時稱“普日思摩甸司”,明洪武十六年稱“普耳”,萬歷年間又演化成“普洱”。


甘肃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