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gma0"></optgroup>
<center id="ogma0"><small id="ogma0"></small></center>
<noscript id="ogma0"><div id="ogma0"></div></noscript>
<optgroup id="ogma0"><small id="ogma0"></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ogma0"><small id="ogma0"></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ogma0"></optgroup>
<code id="ogma0"></code>
<code id="ogma0"></code> <option id="ogma0"><div id="ogma0"></div></option>

八荒遺風 半季夏香 半季冬涼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16-11-06 13:51:07   評論:[已關閉]   打印本文

我無法記錄這樣紊亂無章的生活。它不是一個開始,應該是另一個故事的續寫,所有的章節,在不經意的擦身回眸之后,我,找到一個人的自由。寂靜與繁華,我還是偏愛寂靜的街道。可以沉默不語,可以順著盲道無聲的左轉,我不是一個盲人,卻有著一顆盲目雜亂的心。坐在雙層巴士靠左的車位,終于安定于一種緩慢的狀態。我還是很懷念今年半夏的陽光,數月前認識的朋友,而今,都已經零散在天涯海角。或許他們過著安穩的日子,他們印象里的小魚,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代號。而我,也只是想念他們的時候,才會回來綻放一圃妖嬈的花朵。偶爾天晴,偶爾落雨。將近11月的天氣,陰晴不定。咖啡太濃,加一匙砂糖,回憶太苦,我還不愿意相信那是味蕾在作祟,苦澀摻雜多余的回憶,泛濫成一條逆流的河水。武漢的冷空氣,冷得刺骨。幸福欲言又止,錯過了美麗的人生。一些人,了無遺憾的遺憾,一些事,了無牽掛的牽掛。參加了姐姐的婚禮,這是看得見的幸福。我慶幸自己能夠被溫馨包圍,空氣里洋溢著幸福的分子。無名指上閃耀的戒指,泡沫香檳,愛神丘比特,見證了這一場盛大喜悅的婚宴。新娘的雪白婚紗,紅地毯上的高跟鞋,濃郁的巧克力酒心糖果,在愛情殿堂里落地開花。我才發現,幸福原來是兩個人的事。已然哽咽。我躲在被子里抽泣。星光微弱,明天,依然是陰天。止筆。

甘肃11选5开奖记录